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2线 >

吴秀波:生命要准确浪费在演戏上

吴秀波:生命要准确浪费在演戏上

吴秀波:生命要准确浪费在演戏上

吴秀波:生命要准确浪费在演戏上

《军师联盟》口碑收视双丰收“核心操盘手”欣慰答疑解惑

古装剧《军师联盟》投资近4个亿、筹拍期历时5年、拍摄333天……这些数字的背后是身兼主演和监制的吴秀波前所未有的劳心劳力、剧组上上下下事无巨细的矛盾和突发都需要他来解决。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,吴秀波感触最深的并不是《军师联盟》要传达什么、司马懿这个角色如何定位……而是那些至今回忆起来都让他头疼棘手的戏外琐事,整个拍摄期间电话就没停过,“秀波,谁谁合同到期了,不能再拍了,后边还有400场戏,他说他肯定不能再拍了;吴老师,人家不能给咱们那12辆发电车,说只能给两辆,那半边的灯是打不亮的;吴老师,不行了,那个景必须得要撤出去,横店不给我们了……这一堆电话接完了,我一宿没睡,下午到了现场该我的戏了,导演说上午来的演员还没走,戏还没拍,我说为什么?因为大家都聊不拢。”坐在一旁的经纪人也在“抱怨”,吴秀波两年来没干别的,看着他这样挺心疼,尤其在各种IP风行的环境下做这样一部戏真不知道前景如何。如今上半部分播出过半,一致好评的反馈让吴秀波深感欣慰,再回头看这段找虐的日子又何尝不是一段忘忧的、痛并快乐着的时光呢?“如果说人生是用来浪费的话,那也要准确地浪费,我就准确浪费到了演戏这件我喜欢的事儿上。”

吴秀波答疑

疑问1 为什么选择曹魏视角,主写司马懿跌宕起伏的一生?

吴秀波:以我的经历和与阅读量来讲,尤其我又是男性,我就选三国。为什么选司马懿?因为我是个愿意对一个题目认真思索,思索到幼稚的人,我觉得万事不能跑题。读三国,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从董卓之乱起讲了合久必分,但没有讲分久必合。所以,我以为那个剧本在避实就虚,但必须承认那是一个伟大的剧本。我不知道在那个年代有没有人质疑“借东风”、“桃园三结义”和“空城计”司马懿根本就没去。罗贯中为什么要那么写?那是他的需求、疑惑与情感,所有人看了以后也感受到其中的乐趣。所以,我要谢谢创作者成全了我的问号,让这个问号一直保留至今,为什么不讲这段故事呢?

疑问2 目前《军师联盟》的剧本和台词颇受专业认可,简单说,从戏剧的标准合乎逻辑地演绎出了一个大众熟知的题材,但稍显陌生的视角。

吴秀波:在剧组,我遵循的一个原则叫做随顺随缘。我5年前跟一个一直想找我拍戏的朋友说咱们就拍这个。一旦落实了,我要查资料,看《三国演义》,看《三国志》,再查魏国史料、王公贵戚、名人文士对司马懿的品评。第一稿符合史实,但毫无戏趣,大概只完成了男性对三国的认知,比如我给我太太看了,我太太说什么玩意儿,然后跟郑万龙老师说,你能换个女编剧再写一个吗?虽然是男性题材,但观众是女的啊。好,那就换个女编剧写,但到最后女的也觉得挺好看。从剧本原创到拍摄前期,到一场一场戏剧的聊天,到尊重每一个主创的情感以及原则,到拍摄过程中的所有修行,表达的是作为主创究竟有什么样的问题。

疑问3 据说部分戏是顺拍的,这在国产剧中太罕见了,怪不得拍了著名的“333天”。

吴秀波:我们戏贵就贵在是顺着拍的,不是部分,是几乎全部的戏份。顺拍成本之高,远超过你想像了,为什么要顺拍?让演员看见从前,看清自己角色的一生,再来表达最后。这个成本极其巨大,是常规模式的两到三倍,原来我的戏没有想到拍333天,我觉得100多天顶头了。我拍这一个戏等于拍四个戏,就是准确地浪费了四倍的时间。

疑问4 那只叫“心猿意马”的小乌龟目前的戏份不少,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?

吴秀波:也是为了增加戏趣。心猿意马,这是一个成语,这个成语在《西游记》里面用得最多,何为心猿?孙悟空即是心猿;哪个是意马?白龙马是意马。孙悟空和白龙马就是唐僧的“心猿意马”。一个和尚,放下舍得对错,让六根清净,落发修行,去西天取经尚且有心猿意马。司马懿能没有?悟空是什么?能力,欲望;意马是什么?时长,没马驮着你,你能走多远。所以,那只乌龟就是司马懿的心猿意马。为什么是只乌龟呢?因为在中国的文化里,龟代表着安全、长寿,没有比龟再笨的了,它只有一个壳,但是在它那层壳之下,虎爪、鹰嘴没有任何用武之地。所谓能人,首先得活下去才能“能”,那安全长久何尝不是最大的欲望,又何尝不是司马懿的心猿意马,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的心猿意马。

疑问5 豆瓣8.4的评分和坊间重新掀起“三国热”足以证明这部剧的话题和品质,再回看自己这5年来的付出是不是觉得值回票价?